当前位置: 首页 >  站长
阻断20岁失败:“新伯乐”的宽松与点拨(图)
时间:2019-09-18

  大赛闭幕式现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凤莉/摄

  大学生公益创业与志愿服务不一样,有个显著特点是很“抠门”——总是一分分地算账,一点点地计较。更难的是,公益创业还要琢磨“赚钱”。

  “除了谈理想,还要谈钱!”将近60岁的南昌航空大学物理老师王庆,手上拎着一包宣传材料在“2018浙大双创杯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下简称“大赛”)答辩现场外,热情地给旁人推介“天宫开悟”公益创业项目。

  对钱“斤斤计较”的背后,是一举两得的精妙设计。“天宫开悟”公益项目的模式很特别,为城市孩子开设研学旅行,团队用这样的方式“盈利”,反哺给贫困山区的孩子,提高城市和乡村孩子的创新素质。

  今年2月~9月,他们累计筹款近24万元,资助了30余所学校的贫困地区孩子。

  团队学生杨漫华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算了一笔细账,他们开发的研学旅行课程,让城市孩子来学校参观和体验,每人每天收费100元,设计好校园路线,每一批可以接待六七百人,学校免费提供场地。

  另外,他们还开发了一套校本课程,用其为城市孩子上课,一位孩子每节课收费35元。其中的成本只是材料损耗费和教师的往返路费。

  据了解,现在的一些大学生团队做公益往往以失败告终,最大的原因是缺钱。为何这支团队有如此大的“能量”,能动用这么多的资源?

  “关键有‘伯乐’助力!”杨漫华说,学校团委书记陈绍珍非常重视,与王庆老师一道向校党委书记郭杰忠介绍了项目。学校觉得意义重大,投入经费和场地支持该项目。究其原因,他们成功的关键在于,学校为学生公益创业创造了宽松的发展环境。

  大学生创客热情高涨,他们具备的共同特点是:在20岁上下,有很强的单打独斗能力,同时缺乏人脉和资金资源,初入市场很容易遭遇失败。然而,与前几年不同,他们的背后往往有校内的“新伯乐”。与传统的老师不一样,“新伯乐”与学生创客深度合作,在关键的时刻能拉创业学生一把,阻断20岁可能遇到的失败。

  创造宽松环境 阻止学生走捷径

  一气之下,王宇把失败的实验数据那张纸撕下,揉成团,丢进垃圾篓,一屁股坐在窗前,一拳重重地砸在墙上,继而望着漆黑的校园发呆,心里不是滋味,“今天的努力又白费了!”

  王宇是大连大学的本科生,跟着老师研究快速检验癌症的的技术,目前能达到13.5小时快速检验一些癌症,相对于动辄需要两周的传统切片检测的方式,这无疑是一项新的突破。在同学们眼里,王宇是了不起的校园创客。可谁也想不到,遇到科研的失败,他也会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内心承受着巨大的焦虑。

  这时,指导老师孙晶不仅没有埋怨他,还会“赶”着王宇出去散散步、逛逛街。第二天,王宇的心情平复,悄悄地拾起纸团,打开琢磨,实在想不明白的时候,他就请老师帮分析分析。

  王宇突然顿悟——“实验素质”太重要了!很多时候,实验失败的原因出在“小节”上,比如时间没有控制精准,稍微过了一会,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如今,面对时间不短的实验,他已经习惯拿着秒表掐时间,中间盯着实验结果,根本不敢看手机,生怕超了时间。

  走出失败,没有捷径……这是老师传递的观念。加入试剂时,手要稳,比一滴水少得多的20微升的液体,要精准地滴入实验的芯片,不能产生丝毫气泡。若做到万无一失,王宇说,只能锻炼好实验的“肌肉习惯”,别无捷径。

  项目快速检测癌症的原理并不复杂,采用的微流控技术,就是把人体癌症的蛋白质提取出来,放置到专门的芯片中培养,然后加入试剂观察反应,根据蛋白质的反应来检测癌症。

  什么试剂管用?要加入多少试剂?温度如何控制?尽管老师孙晶前期有技术积累,不过,王宇和团队的贡献在于,要根据癌症不同的类型逐一与检测的试剂配对,并找出最合适的环境与比例。这个过程,需要大量枯燥的实验,根本没有捷径可走。目前,该学生团队已经能检测脑癌、肺癌、肝癌、乳腺癌四类疾病。

  “我们遇到了传说中的好老师,老师的眼界很宽,给我们创造了宽松的科研环境,同时让我们严格要求自己。”团队中的女生康秀芝表情流露出一些自豪。与学生聊天,记者发现,虽然老师并不在现场,但是他们言语中提到的最多的就是这位孙晶老师。

  宽松的环境,让学生内心轻松,可以专注与创新,但从培养学生的角度来看,对学生要求更高,更加严格。

  一位参赛学生直言:“非重点高校中,好老师是最稀缺的资源,好老师的标准就是亦师亦友。”

  记者采访发现,不少学生的眼睛“很毒”,通过几节课程,很快就能识别老师的水平高低。00后一代的大学生,对老师的要求越来越高,单纯高智商的老师只能赢得他们的尊敬,但兼具高情商能培养学生的老师,才更受学生欢迎,是他们内心的“新伯乐”。

  足够大的胸怀 接纳“另类”学生

  东北师范大学的王鹏飞是个爱折腾的学生。两年前,他怀揣创业计划,兴冲冲地找到辅导员时,却被一旁不认识的老师“当头浇了冷水”:“现在一块钱就可以注册公司,瞎搞什么,不好好学习!”

  这样的声音有些刺耳,他不得不面对各种质疑,时间久了也就无所谓了。在学习成绩好的同学眼里,他有些格格不入,甚至家人也一度不理解,劝说他要安心学习,谋一份稳定的工作。

  “我一定要干成!”王鹏飞是个倔强的年轻人,没想到还真做成了,开了两家公司,均已经实现了盈利。在“大赛”现场,记者见到了带来了青少年科技教育项目的王鹏飞。

  此前,他吃够了失败之苦。刚进入大学,初出茅庐创业的他,一路跌跌撞撞。曾想加盟餐饮企业,他来到北京,却被骗了一万多块钱,身上的钱只够买车票回学校,站了一整夜回到长春,也让他冷静了一夜。

  与很多出身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创业,面对两大障碍:没有人脉资源,也没有钱。王鹏飞的创业秘诀是,除了单打独斗,一定要找到一个好老师!

  在他创业最艰难,几乎就要放弃之时,东北师范大学的一位老师不仅帮他对接了校外的资本,还自己掏钱支持了他,而没有提出任何回报。

  “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老师帮我,都是我的伯乐。”王鹏飞说,尽管自己表现有些“另类”,这些“新伯乐”却用宽大的胸怀接纳了他这样的学生。

  王鹏飞感叹,创业路上有时很寂寞,哪怕有一位老师能关心个人生活、解答个人的困惑,便是对创业者莫大的鼓励。

  当然,一位创业者建议,大学生创业要善于整合校内的资源,结合所学的专业,成为新学人,找到“新伯乐”,帮助进行技术成果转化,掌握一定的核心技术,在市场上更有竞争力。

  通过观察近几年“大赛”记者发现,很多指导老师就是“新伯乐”,他们有一个新特点——对学生的包容度越来越强,这是社会多元化的体现,也归功于我国教师水平的快速提升。

  人才培养的新哲学与新机制

  20岁的成旭曼个子不高,一个充满气场的女孩,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本科生,平时的课余爱好就是喜欢跟着老师做科研,但她也有“气短”的时候:就是实验没有成功,给老师汇报结果,内心怎么都不淡定。

  “老师可神了,无论我伪装得多淡定,一眼就被识破。”老师委婉地提醒她喝口水再说。

  她学习的是通信专业,本次“大赛”她和团队带来的是无线传输项目,通俗来说,可以不依赖于通信运营商,自己组建网络实现高清视频的传输,应用于城市监控,还可以用于军事领域。

  在研究过程中,让她经历最多失败的就是数据测试,理论值与实际应用数值相差较大。最难时,她要用20天调整好一个参数。

1 2 共2页

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