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育儿问答
月子喜喜:把“坐月子”服务产业化
时间:2019-11-15

  月子中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团队式护理,而不是一对一的服务。

  虽然大陆半数月子中心集中在上海,但上海仅有2%的产妇选择在月子中心“坐月子”。“在台湾有六七成的产妇在月子中心‘坐月子’,这个市场有多大的想象空间?我们测算,3年后上海的月子中心会有30亿元的市场。”上海喜喜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徐?告诉《浙商》记者。

  “坐月子”能否产业化?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产业:盛大网络董事长陈天桥的夫人当年在馨月汇国际月子会所“坐月子”,之后从华平投资手里全盘接手了馨月汇;怀孕后的徐?想找月子中心,后来自己创办了月子喜喜国际母婴会所;月子喜喜获得的第一笔天使投资,来自于在这里“坐月子”的一家风投机构董事长。

  月子中心的创办与投资,似乎都是缘起“坐月子”。不过有多少人愿意支付至少几万元在月子中心“坐月子”呢?一位富二代告诉《浙商》记者:“我老家有个资产5000万元以上的老板娘,刚刚生下孩子。她听说请月嫂1个月要花5000元,她说不愿花这冤枉钱。月嫂的钱都不愿意花,何况是去月子中心?”

  对此,徐?告诉《浙商》记者:“我国真正具有大学医学专业文凭的月嫂几乎没有,月嫂在中国人的观念中等同于保姆,所以以上门服务为形式的月嫂制家政服务,难以作为一种行业进入高端收入家庭。既然高收入产妇在家坐月子的高端家政服务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所以拥有专业人员、设备与服务体系的月子会所,越来越成为高收入产妇高端坐月子保养服务的首选。”

  在上海各大专业妇产医院的VIP产房,必须提前3个月才能预订到。“目前上海都不能满足所有进VIP产房生育的产妇,产后能够都进入理想的高级月子会所。何况上海提供月子会所服务方面是领先于全国的。”

  一家投资机构负责人对《浙商》记者说,虽然“坐月子”的市场看起来很大,但月子中心要做大并不容易。“在连锁服务业当中,我们月子中心的复制是最难的。”徐?告诉《浙商》记者,“我们是住宿、餐饮与护理等几个业态的结合体,而且服务的产妇与初生婴儿可以说是最高危人群,所以对专业要求特别高。”

  不过,也正是因为复制不容易,所以外行要跟进复制这种模式也不容易。这点徐?很自信,她对《浙商》记者说:“如果我们说在月子中心的连锁管理上没有经验的话,全国就没有第二家敢说自己有经验了。虽然不排除哪个大佬头脑一热投资做月子中心,但他们也要从头开始做。”

  一位怀孕37周的孕妇准备赴港生子,在机场被拦下来了,上海到九龙的火车票没有买到,情急之下她找到了月子喜喜。月子喜喜宁波店派车把孕妇从宁波送到金华,孕妇乘坐火车到珠海;到了珠海这位孕妇已经“见红”了,幸好月子喜喜深圳店的车子已经在珠海等候,把孕妇接到深圳;而月子喜喜香港店的车子已经在深圳海关关口等候,把产妇送到了香港一家医院。

  “这就是连锁店的优势!目前全国30余家月子中心,我们就有5家,在同行业中我们已经占领先机。”上海喜喜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左贵林对《浙商》记者说。成立于2007年的月子喜喜国际母婴会所,在短短几年时间已经发展成为全国分店数量最多、每月接受产妇最多的月子会所,同时也是首家从内地发展到香港的月子会所品牌。他向《浙商》记者透露,今年月子喜喜计划开出3家新店,2年内将把月子喜喜做到15-20家分店。

  服务比“海底捞”还好?

  早在1年多前,月子喜喜组织所有员工去“海底捞”体验。回来后,不少员工感觉“海底捞”的服务不如月子喜喜。徐?对《浙商》记者说:“我们做得比他们好是应该的,我们本身是以提供服务为主的,他们能在餐饮上附加这么丰富的服务,说明我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曾经有个杭州产妇,查出肚子里的双胞胎足内翻。这名产妇在上海新华医院生下孩子后,带着腿上绑着石膏的双胞胎来到月子喜喜“坐月子”。给孩子洗澡的时候,护理人员发现小朋友的脚趾头发紫,马上让家长把孩子送到医院重新包扎。医生说,如果晚了可能导致脚趾头坏死有截肢的危险。“我们很多护理人员都是从上海儿童医院等各大知名医院出来的,她们的服务很专业。”徐?对《浙商》记者说。

  创办月子喜喜之前,准备怀孕的徐?走遍了上海的几家月子中心,发现同行的不足之后她似乎更有信心。她对《浙商》记者说:“当时的月子中心大部分是有医疗背景的人做的,她们服务意识不强,带着管理病人的思维来做服务。月子中心的客户是白领或金领,她们住宾馆也是要四星级以上的;而有些月子中心定位不清晰,硬件设施落后,在那种地方住1个月我也受不了。以连锁经营模式运营月子中心,要有很强的企业意识;而当时的月子中心更多的是家庭作坊式的,她们是在做生意而不是做企业。”

  这个80后浙江姑娘,在高中时就下定决心要创业,从创办月子喜喜的第一天开始就决定以企业经营的理念运营月子中心,而不是作坊式的单兵作战。为了统一服务标准,月子喜喜还专门开发了一套管理后台软件。徐?对《浙商》记者说:“服务的标准化比产品的标准化难得多,服务都是人做出来的,而提供服务的人与被服务的人都有差异,能标准化的只是一个流程。”

  不过,过于强调流程也会把月子中心带进“死胡同”。“我们得针对每位客人作相应的调整。”徐?告诉《浙商》记者,“曾经有台湾过来的同行过于强调流程化,比如她们规定每3个小时喂次奶,没到时间就让孩子哭,客户体验很不好。”

  2009年7月,来自台湾的玺悦月子会所倒闭。当时同行都不敢接手,而徐?却冒着被客户误解的风险伸出援助之手。她说:“她们收取了客户一定的押金,我们怕这件事对整个行业造成不良影响。”

  徐?认为,月子中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团队式护理,而不是一对一的服务。针对护理人员,月子喜喜自主研发了一套课程,保证护理人员每季度有20小时以上的培训。此外,她们每个月都召开经营分析会,每个月都根据客户需求增加几项新的服务。

  2011年,月子喜喜营业收入将会超过3000万元,徐?的目标是到2013年达到上市的门槛。《浙商》记者离开月子喜喜时,碰到一家前来调研的风投机构,月子喜喜正在进行第二轮融资。

  [专家点评]

  杭州如山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金高灿:随着中国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女性和婴儿的身心健康越来越受到关注和重视,特别是关系到产妇和婴儿两代人健康问题的月子调养,催生了月子会所旺盛的市场需求。月子会所作为传统月嫂、月子医院的升级版,有着广阔的市场潜力。月子喜喜作为一家以母婴护理服务业务为主的公司,已在区域市场内树立了一定的口碑,打造了有效的商业模式;行业的特性要求月子喜喜必须走连锁经营路线,因此扩张中产生的异地管控问题尤为重要,在品牌化发展、专业化服务、精细化管理的基础上,保证品质,做精做透,适时扩张,完美大于速度!

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