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江苏省
美,穿越岁月
时间:2019-10-14

  

 

  湖北宜都网(通讯员 谢平)忙里偷闲,浏览网页。一则新闻映入眼帘:“美丽也是生产力——宜都弭水桥村三年蝶变的启示”。而其中有个关键词是我所熟悉的:弭水桥。它,是我的家乡。尽管双脚已踏出故土的山水,心灵却时时为故乡停驻。这些年,家乡一直在变,而且,家乡的建设经验已形成了宜都美丽新农村建设的模板与标高。我深知,一个地方的发展,是所有人努力与精进的结果。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驾车前往故乡,不意中,拜访到了昔日的老大哥——2016五眼泉镇五美之星黄孝进。

  孝进老大哥是土生土长的弭水桥村人。屋后有山,门前有水。那条名动四方的“丑溪”小河,如福祉庇护着一方生灵,使得到此安家落户的近百户人家,健康平安,繁衍生息。有句俗语叫“金拖溪,银丑溪”,可见这里是名符其实的风水宝地。

 

 

  2014年,“三峡九凤谷生态旅游”大开发,现已通过国家4A级景区初评,去年接待游客突破17万人次。这地方,本来依山而建,宁静安详,但随着游客的增多,环境污染与美丽生态农村建设之间的矛盾愈来愈突出,甚至开始变得不可调和。

  孝进大哥2005年就建起了二层小楼房,样式普通,但收拾得干净整洁,物品摆放井井有条。左右几栋邻家房屋,房前、屋边田边地角都种些花草树木,讲究的是自然与协调,注重的是生态与美感,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给人一种品质生活的赏心悦目。

  “大哥、嫂子,屋前屋后、屋里屋外,收拾得这么干净,您儿们忙得过来啊?”

  “看您儿说的,拿起扫把扫哈子,要得几分钟啊。有时还没扫热乎,就扫完哒。”

  “您儿话说的是的,可您儿不光扫了自己的道场,门口咧条路,听他们说,一直是您儿两老扫的啥。”

  “扫哈子路,好大个事啊。屋前屋后搞得再干净些,到您儿门口来的这条路,脏兮兮的,哪个敢来啊。”

  大哥大嫂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说起话来,也是农村人骨子里的朴实与厚道。乡邻都说,他们两口子还蛮会秀恩爱,几乎天天沿着九凤谷的旅游路走上走下,闲的时候还走几里路。

  老话说,“出门不勾腰,家里无柴烧”。两口子出门,左手一个方便袋,右手一个长火钳,看到路边、溪边的垃圾就要捡。说起来他们两口子蛮讲究,捡的垃圾还分开装,说是垃圾也有自己的家,要分类。后来,和他们一起散步的人便多了起来,一起说说笑笑的声音也热闹了起来,路边、溪边的垃圾都被“吓”跑了。

 

 

  我到附近几家邻居房前屋后转了转,家家户户都干干净净。这或许是受孝进大哥夫妇的影响,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辞别孝进大哥,踏上归程,驻足“丑溪人工洞子”前,儿时悲惨的一幕再现眼前。丑溪很温顺,但曲折蜿蜒的溪水也有发脾气的时候,一旦爆发起来,冲毁两岸的庄稼及房屋。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村里决定凿山开洞,疏通河道。本村一位老党员,姓黄,没人记住他的真名,只记得他一脸麻子,大家都叫他“黄麻义”。按辈分,我应该叫他大爹。“麻义大爹”就是这凿山开洞队伍中的一个。

  那一天,生产队里分粮食。快中午时,“麻义大爹”从打洞子的工地上回来了。气喘吁吁地跟队长说:“跟我先分粮食,我挑回去了,好去上工,免得迟到了扣工分。”

  队长也是讲情理之人,跟他先分了粮食。“麻义大爹”挑着粮食笑嘻嘻地回家了。

  两个小时后,噩耗传来,“麻义大爹”开洞时,被落石砸中了头部。本来条件窘迫的家庭,自此以后,陷入了更困窘的境地。“麻义大妈”疯了,没两年便死了。有一个儿子,我称呼他“林哥”,三日说不到两句话。

  想到往事,心情甚是沉痛。沉痛之余,又忽然觉得又有些许安慰,“林哥”前两年找了个老婆,去年搬进了“弭水桥村安置小区”,拎包入住。政府和人民没有忘记为治水而牺牲的“麻义大爹”,没有忘记他的后人。

  其实,这一片土地上的人民,对美的追求亘古如新。“麻义大爹”是平凡的,孝进大哥大嫂也是平凡的。“麻义大爹”为了治水,为了乡邻的平安与幸福,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孝进大哥大嫂为了乡村的洁净、美丽、生态,老当益壮,奉献着自己的一份热情。

  美丽乡村大家建,美丽乡村大家管。平凡而又美丽的村民,用自己的人生,为美丽乡村绘就着美丽的色彩。

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